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交警  美食

备付金账户成历史 支付行业迎来洗牌与变革

原标题:备付金账户成历史 支付行业迎来洗牌与变革

今天起,备付金账户将成为历史。按照监管规定,支付机构应在2019年1月14日前撤销开立在备付金银行的人民币客户备付金账户。同时,各家支付机构也要按照监管规定完成备付金100%集中缴存。这也意味着支付行业野蛮生长的时代的结束,支付机构靠吃利差“躺赢”已经成为历史。中泰证券研报指出,未来利息收入将消失,“吃利息”模式将终结,支付机构的盈利模式有待调整。

事实上,早已有支付机构开始了变革,其中跨境支付成为新蓝海,除了微信支付、支付宝这两大巨头外,已经有头部支付机构如汇付天下、连连支付早早布局,均已经退出了跨境支付产品,就在1月9日,连连支付母公司连连数字还推出了全球首个跨境电商服务在线交易平台LianLian Link,可以为跨境支付商家提供一站式服务。

支付机构“断臂”

没了跟银行谈判的“筹码”

支付机构的客户备付金,是指客户在支付机构开立虚拟账户,然后充值在里面的资金。这部分资金最终归属权是客户,但已交付给支付机构,类似“商业信用”或“预付款”性质,并不属于支付机构的自有财产。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表示,所有权与控制权的分离易引发捐款跑路等现象,因此,监管在2013年就出台了政策要求“客户备付金必须全额缴存至支付机构在备付金银行开立的备付金专用存款账户”。在过去几年,第三方支付直连银行的背景下,监管尊重了备付金分散存管的行业现状,允许支付机构分别在备付金存管银行和备付金合作银行开立存管账户、收付账户和汇缴账户等三类账户。因此,备付金集中存管与断直连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备付金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利息收入。“吃备付金利息的日子彻底结束,有很大一部分支付机构全靠这个生存,特别是预付卡公司,将会直接导致他们关门停业。”中国支付网创始人刘刚对新快报记者表示。根据央行最新统计的数据,截至2018年11月底支付机构集中存缴的备付金已经达到了1.24万亿元。薛洪言表示,如此庞大的规模,如果按照定期和活期存款4:6比例、利率则分别按照0.35%和1.3%(6个月)计算的话,一年的利息收入也达约73亿元。

“最主要的影响,不是肉眼看得到的几个数字。而是我们不能再利用沉淀结算存款,去压降调用银行支付接口产生的通道费用。”曾有上海的支付机构高管告诉记者。刘刚也表示,支付机构再也不能拿备付金作为条件去和银行谈判争取费率上的优惠,让支付公司和银行之间的合作更为纯粹。

成本将转嫁给消费者和商户 支付费率或上涨

与银行谈判丧失了主动权的支付企业自然不能“吃亏”。刘刚表示,支付机构备付金集中存缴后,可能会导致支付费率上涨,“中小支付机构要么向商户或者消费者转嫁这个费率上升的成本,不然只能导致自己的利润下降,生存困难。”

去年11月18日,微信支付发布公告称,基于成本压力,从2018年12月18日起,向民生银行卡提现或转账到民生银行卡将在0.1%的服务费基础上增加0.05%附加费。而随后民生银行公告表示这是微信支付的商业行为。

不难看出,微信支付希望通过提高对民生卡用户在提现和转账方面的收费,来弥补自己在民生卡快捷支付消费方面付出的成本。事实上,近年来,第三方支付平台所负担的成本越来越高,开始收费或提升手续费来缓解压力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2016年2月,微信个人用户的微信零钱提现功能开始对超额部分收取手续费,支付宝也于2016年10月份开始实行提现收费。

未来,支付行业的免费午餐也将越来越少。以微信支付、支付宝对信用卡还款全面收费为信号,第三方支付行业给予用户的免费红利期,在离我们远去。

寻找新方向 出海成支付机构竞争必经之路

在支付行业变革的背景下,将加速没有实力的中小支付公司出局。刘刚也表示,行业马太效应加速,行业格局将进一步向头部企业集中。除了微信支付和支付宝这两大巨头外,第二梯队的支付机构也在谋求变革、转型,如连连支付、汇付天下早在三四年前开始布局跨境支付领域。

跨境支付市场到底有多大?近日,易观发布的跨境电商白皮书中显示,受政策扶持、市场环境改善等诸多利好因素影响,中国跨境出口电商持续扩张。2017年中国跨境出口电商交易规模6.3万亿元,同比增长14.5%,预计2018年交易规模将达7.9万亿元。

布局跨境支付的先头部队已经取得了不俗的成绩。汇付天下去年上市后的首份财报就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汇付天下跨境业务交易额同期增长十倍有余。近日,连连支付CEO潘国栋也透露,截至2018年底,连连支付在跨境支付领域,累计服务跨境电商卖家超过39万,累计跨境交易金额超过930亿元。

不过,跨境支付准入门槛很高,据悉,目前央行仅仅发放30张跨境外汇支付牌照与5张跨境人民币支付牌照,跨境支付业务范畴则主要包括跨境教育支付、跨境旅游支付、跨境电商支付等领域。

其次,跨境支付的开拓考验着玩家的技术沉淀及资源整合能力。比如汇付天下就与上海跨境电子商务公共服务平台合作,通过平台对接,提供支付结算、购结汇、物流通关等打包服务,降低中国出口商家在海外平台的资金结算效率,缩短结算周期;再比如就在1月9日,连连支付的母公司连连数字推出了全球首个跨境电商服务在线交易平台LianLian Link,该平台目前综合了卖家平台、服务商平台、开发者平台和供应商平台,通过聚合开店、选品、营销、物流、金融等全品类服务商,可以为跨境电商卖家提供一站式全链路服务。

此前,跨境电商服务商、供应商在服务跨境电商卖家时,大都是通过传统线下或独立服务的方式,这种方式是离散的、个体的。“LianLian Link最大的价值是‘连接’,纵向连接供应商,横向连接服务商,覆盖跨境电商全产业、全流程。”连连产品架构师廖会成表示。此外,围绕跨境商家融资服务,杭州联合银行为连连跨境卖家推出线上信贷产品“跨境贷”,根据跨境电商卖家当前实际经营情况,为经营良好的卖家提供经营性融资服务。

“支付公司根据不同类型用户的需求,可以为用户提供供应链金融、海关备案、支付单上传、跨境营销、技术输出、整体解决方案输出等一系列增值服务,”易观支付分析师王蓬博表示,随着国内市场竞争饱和,支付机构出海已经成为支付机构竞争的必经之路,未来,随着跨境支付的入局者数量逐渐增加,预计未来跨境支付市场的竞争会更加激烈。■新快报记者 许莉芸/文 廖木兴/图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