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交警  美食

瞿颖走秀、崔健唱歌,他开创了中国时尚先河,却没能熬过2020...

InsDaily-每日lns新資訊


又一颗星星陨落了......


法国时装设计师皮尔·卡丹(Pierre Cardin),于当地时间29日寿终正寝,享年98岁。


今年,恰好是他个人品牌创立七十周年

98岁是喜丧,70周年是圆满,生命写下一个完美句号,如星环日冕,汇作这位时尚巨人的传奇宇宙。


皮尔·卡丹四个字,似曾相识,却记忆久远。

他出现在父亲衣柜的西装上,偶遇在路边特价的海报里,和梦特娇、金利来、鳄鱼放在一起...

谁还记得,这块红底白字的招牌背后,藏着一位勇者的故事。


1978年,改革开放第一年。

北京忽传一则消息——有位“外国裁缝”来了。

腊月,大街上出现了一个老外,但他不像裁缝,更像“怪人”。

银发碧眼、风衣及地、垫肩高耸、双手插袋,京城的寒风吹得他围巾翻飞,更惹途人注目。


这个名字里带着小舌音的法国人,被译成皮尔·卡丹,登上报纸,惊动全城。

他是何方神圣?


人们翻开他的简历,看见了一位天才的星图。

皮尔·卡丹出生于1922年,自8岁起,他就决定要成为一名时装设计师。


比任何人坚定,也比任何人聪明,14岁,他就当上城中顶级裁缝店的学徒。

裁剪、版型、线条,他驾轻就熟,基础扎实。


3年后一个早上,天刚破晓,德军Ju 87斯图卡式俯冲轰炸机几乎扫平了法国机场铁路。

17岁的皮尔,踩着自行车,单枪匹马闯入巴黎,为了逃命,也为了未来。


晚年,他回忆那段炮火中的亡命之旅,说道:“相比踏上一条安全的道路,走进一片黑暗的森林,困难得多。”

皮尔如同一头饥饿的野兽,冲进城市丛林,设计是猎物、时尚是营养。

短短7年,他羽翼渐丰,一身是胆。


24岁,他就成为了Dior的开国七功臣之一,执掌西装部,那些流芳百世的经典,少不了皮尔的笔痕。

Dior先生望着这位青年,不禁惊叹:“像Pierre Cardin这样的设计师,是高级时装的未来。”


然而,短短3年半,皮尔就递交了辞呈。

他野心勃勃,要打自己的天下。


那天起,皮尔·卡丹俨然剑士,横刀立马,欲建立自己的丛林法则。

他用几年存款盘下一个门店,高悬“Pierre Cardin”大名,自立门户,客似云来。

Dior先生送来144朵玫瑰恭贺,这是天才间的默契。


但这,远远不够。

皮尔不满足于只为女性裁衣,于是1957年,他首先杀入了男装市场。


不久,皮尔又玩腻了量身定制那一套,决定开创成衣时代,把时尚从贵族的神坛,拉进平民的衣柜。


此举直接激怒了法国高级时装商会:既然你挑战传统,我们就把你除名

皮尔·卡丹不以为意,在采访里扔下一句话:

“我们口口声声的创意,如果没人穿,又有何用?”


挑战、创造、叛逆,一一成为皮尔·卡丹的旗号,他用时装摇旗呐喊,以剪刀冲锋陷阵。

他甚至准备,冲出大气层。


1961年,加加林星航漫游,初探无穷宇宙。

皮尔·卡丹的灵感,也飞到了301公里的轨道,绕地球一周。

他用2年时间开创了惊世骇俗的“太空时代”:塑料面罩、舷窗镂空、银色紧身衣、几何图形如同贴身射线。


他在T台上用面料谱写《银河系漫游指南》,天马行空的舰长,带着他的船员,穿越星云、跃迁太空。


旁人瞠目结舌,皮尔一脸自豪:“我最得意的设计,都为未来世界而作。”


1978年,他看到了中国时尚的未来。

他在北京走了一圈,到处是年轻人,满眼是黑蓝灰,这是沃土,也是商机。

几个月后,他从法国带来220套时装、12位模特,一场载入时尚史的盛宴,轰动而至。


新华社记者李安定先生当时受派报道,他坐在台下,在本子上写下两个字——晕眩。

“当一个金发美女面对观众停住脚步,突然兴之所至地敞开对襟衣裙时,台下的人们竟像(遭遇)一股巨浪打来,把身子齐刷刷向后倒去。”


这是惊天动地的一次尝试,皮尔·卡丹没有了以往的自信,他躲在背景板后,透过一个小孔去看现场反应。

掌声、惊叹、面红、晕眩...他望着台下的中国观众,嘴角上扬。

“我做到了。”他轻声说。


大秀结束,皮尔·卡丹作出决定:我要让中国模特走中国的时装秀。

这在当时,天方夜谭。

80年代初期的中国,就没有“模特”这一行当,你去哪找?

皮尔·卡当想到一个人——宋怀桂女士。


她是中国初代时尚女魔头、北京沙龙皇后、崔健女儿的外婆,总而言之——“奇女子”。


她成为了皮尔·卡丹的中方代表,首要任务就是找“模特”。

没有先河、没有经验,宋怀桂用了一记土招——上街堵人!

她看到街上长得出挑的姑娘小伙,就上去先自我介绍,再解释什么是模特,最后问:有没有兴趣试试?


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宋姐淘回25个苗子,里面有卖菜的、有织布厂的、在砖厂烧窑的...


白天打工,晚上训练,其中一个男模回忆道:“有的女孩爸妈一听到她去当‘模特’,就要把她脚打断。”

25人,最后只留下了15个。


宋怀桂就带着15个模特,顶着“回家被爸妈打断腿”的压力,冒着“伤风败俗”的大不韪,和皮尔·卡丹撑下了这一场秀。

一场真真正正由中国模特演绎的时装秀。


一个模特在后台红了眼睛说:“我感觉自己仿佛在一个美丽而神秘的星系中行走,星星在我面前闪烁。那天,我的童年梦想实现了,我根本不在乎世界,我终于实现了梦想。”


庆功宴上,宋怀桂给每一个走秀的女模特都送了一支口红,那也是她们人生的第一支口红。

“恭喜你们,开创了自己的时代。”


这一次,皮尔·卡丹彻底火了,他成为了改革开放后中国的第一顶奢,社交圈里的最高炫耀:

“那可是皮尔·卡丹啊!”


皮尔·卡丹对中国着迷不已,他把最好的时装带来北京,让最美的模特为他走秀。

瞿颖便是其中一位。


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皮尔·卡丹还玩不够,他盘下崇文门最大的店面,开了全国第一家中外合资的餐厅——马克西姆

总经理,当然是宋怀桂女士。


马克西姆餐厅,衣香鬓影,名流云集,如同一帘浮华绮梦。

宋怀桂的闺女宋小虹,当时爱上了北京管弦乐团的小号手,这位青年搞了个乐队,奈何没地儿演出,宋小虹就邀请他来马克西姆餐厅表演。

这位青年在台上介绍道:“我叫崔健,这首歌儿叫《一无所有》...”

往事如风,一无所有。


那是一个再也回不去的年代。

时过境迁,我们听不到崔健的《一无所有》,也无法在马克西姆餐厅,见到宋怀桂女士和皮尔·卡丹先生。


2006年,宋怀桂与世长辞,人生尾声,她留下这样一句话:

“有人说,做梦的人是疯子,但我认为,没梦的人,才是疯子。”

这是送给当年的拍档皮尔·卡丹,也是送给那个年代的中国造梦人。


改革开放40周年,皮尔·卡丹老先生把大秀搬回了长城,那是40年前,他启程的地方。


98岁的皮尔·卡丹从未退休,他老吐槽:“现在的年轻人还没我前卫。”

百岁之途,他只留下一个遗愿:“我和我的时尚作品还没有登上月球,但也许有一天,会的。”


我想起杨绛写过:人死后,魂儿要重走一遍来时的路,捡回自己的脚印。

皮尔·卡丹老先生的魂灵,是否也重回北京城下,回望当年?

你知道吗?

2020年,飞船将月亮的泥土带回了北京,那件“皮尔·卡丹”的大衣,也算在中国登上了月球。


宇宙无际,后会有期。

再见了,皮尔·卡丹先生。


图片丨网络、瞿颖微博
责任编辑丨两百斤
编辑丨快乐小神仙


今天要跟大家介绍下小IN

每天会分享INS新资讯

长按添加订阅

Share the World's Moments

InstaChina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